fifa18意甲奖杯|意甲新浪体育|

安溪新聞網

羅洋古村的文化基因

2019-07-19 10:16:43來源:安溪報-安溪新聞網

?

埔口觀音龕?

本報訊 (記者洪金示)明時的石制官栳,錯落有致的騎樓,古渡邊的觀音龕,無不在訴說著羅內古村的悠久歷史。羅內,古稱羅洋,是古時安溪通往泉州水陸通道上的東大門。這里有建于明永樂年間奉祀謝枋得的安山廟,更有宋元明清時期安溪重要的官渡、驛站。

悠悠古渡已千載

羅內,在參內鄉政府駐地東南7公里處,東與坑頭村相鄰,南與南安大宇村、園美村接壤,北至田底村巖前村,西臨晉江西溪。三面環山,一面濱溪。流經羅內的西溪,是泉州母親河晉江的上游,連接著海上絲綢之路起點泉州港。

“羅內是普通的山村,卻因其重要的水陸樞紐位置,留下許多官方印記。”羅內鄉賢黃英進介紹,宋紹興時設置羅渡驛,明初羅渡發展為官渡,清順治福建陸路提督在此設立江防河標。古時,羅渡繁忙季節,溪面舟楫云集,煞是壯觀,永春、漳平、大田等縣客商到此貿易經商。這個時期,羅內商客云集,人口巨增,街道縱橫,商鋪林立,尤以埔口街最為繁華。

乾隆丁丑版《安溪縣志》記載:“羅渡驛,在縣東二十里。宋令陳宓建。今廢。”莆田人陳宓于嘉定三年(1210)出任安溪縣令后在羅內設立官驛,可見羅洋的重要。清代乾隆年間,安溪通往泉州、同安、永春三條線路,共設藍溪驛、大洋驛、雙濟驛、羅渡驛、龍門驛等5個驛站。可以看出,羅渡驛在古代承擔著傳遞文書接待官吏以及轉運物資等繁忙任務。

“羅渡鋪,在長泰里,以在羅漢山下名。正德十五年,令龔穎重建。嘉靖中令汪瑀、萬歷中令賀詳重建。”據記載,清乾隆年間,安溪共有18個渡口,而只有縣城的常沿渡、黃龍渡和羅洋鄉的羅渡這三個渡才有人員編制:“編渡夫一人,渡銀三兩”,享受官渡待遇。

現存于羅洋新宅堂祖祠的石制官栳(俗稱“官定石斗”),就是明朝崇禎年間安溪縣令周鳴儻定制的官斗,成為商鋪通用的公平秤。羅渡歷經千年,宋明為最鼎盛時期,當時的海船可直抵羅渡,是南安、安溪的貿易中心,埔口街商業高度繁榮,兩縣四鄉十八里老百姓云集于此,在這里從事鹽、米、谷等生意,官府特地在這里設置官栳,防止奸商欺詐行為,以維護公平交易。這方珍貴的官栳,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罕見的,它見證了當年羅洋的商貿繁華。

自宋以來,縣令黃銳、大學士張瑞圖、狀元黃培松、貢生蔡國賓、探花黃貽楫、進士黃樂漚等一大批賢達志士、文人墨客先后造訪羅內,留下了諸多詩文墨跡,成為羅內的寶貴精神財富。如今,在西溪畔的赤石頂上有當年蔡國賓親手題寫的“觀瀾”石刻,志書中也能看到當年黃銳考察羅內梯田農業的贊詩。

文洋街

埔口觀音見滄桑

世事更迭,物是人非。羅渡鋪,當地村民叫埔口。如今埔口已沒有渡船與商鋪,沿溪是成排竹林、果樹,埔口街已開墾成為農田種上莊稼,還殘存部分早時埔口店鋪的地基。

古時,泉州至湖頭,貨物運輸全靠水運,埔口是中轉站。許多泉州、安溪運往鄰近鄉村的貨物都是在這里停船靠岸卸貨,再通過陸路運輸。山里的物產也是集中在這里,最后裝船運往外地。

“小時聽老人聽,當時在埔口就有十八艘渡船用于運輸。由于當時來往船只多,非常熱鬧,這里就形成埔口街。”今年49歲的村民黃金安的爺爺就在這里經營“三行”(吃、穿、用)店鋪。上世紀已亥年發大水,埔口街被淹。今年92歲的陳受介紹,剛嫁到羅內黃家時,埔口街還有幾家老店鋪在經營,當時全村的出入全靠渡船。

埔口商業繁榮,外地商民陸續徙居于此。直至今日,羅內一帶仍是多姓居住之地,除了黃姓,還有李、顏、陳、洪、鄭、劉、張、曾、葉等近十個姓氏。黃金安介紹,“蔡、顏、李”等許多姓氏都比黃氏早來到埔口,由于外遷,現90%的人口主要為黃姓。羅內黃姓,分為巖梅和紫云衍派。而紫云衍派最早的宗祠位于浦口,叫毓榮堂,始建于康熙年間。據介紹,其后裔有五世同堂的美譽,現“五世同堂”碑坊就立在去往南安的村口。

因羅渡的存在,村民多了幾種謀生方式。當年為了養家糊口,有的當渡船工,有的當搬運工,有的做記賬員。據不完全統計,單民國至九十年代初,渡船工就有十多人。

穿荔枝林,埔口旁溪邊安置有一個“南無阿彌陀佛”碑,嘉慶甲戌年桂月立。“這是一個觀音龕。”黃金安介紹,村里代代流傳這樣一個傳說:當年,鋪外祖二房頭八柱公坐渡船去泉州應試,當時渡船上有十九個人。八柱公因忘記帶傘,返家取傘沒坐上渡船。在返回路上,天下起出大雨,西溪出大水,渡船淹覆,船上十九人全部遇難。八柱公認為是觀音庇護,后來就在埔口旁立碑建觀音龕,祈禱慈航普渡,保佑出入平安,并要求村民每年八月二十八日普渡,到此祭祀、超渡亡靈。

羅內嬗變今勝昔

文洋街是羅內村現存歷史較久的街道。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還是羅內鄉民們的集市之地。文洋街大致呈Z字形,近兩百米。兩邊是騎樓,至今仍有人稱之為“華僑樓”。騎樓沿街兩側下層是柱廊式人行過道,可通行、避雨。騎樓的廓柱多呈四方體,窗戶多用西式造型,配以石膏線條,外墻用較大塊的溪石混土夯實,紅磚砌面。街道由河灘上一些細碎的鵝卵石間或幾塊青石鋪砌而成。經歷滄桑歲月,這些溪石已被磨得光滑。

文洋街每一間店鋪都有個“門面”,柜臺一扇用木棒或鉤子支起,一扇放下,以便做買賣。門市部、雜貨鋪、剃頭鋪、肉鋪、裁縫店、金紙店、藥店等一戶緊挨一戶,經營著日常所需的柴米油鹽、針頭線腦、鍋碗瓢盆等。如今,羅內新街建成,這里已失去往日的生氣,不少店鋪已不在了。

今年76歲的黃秋金就住在文洋街。他介紹,小時候,他的爺爺在此建有油坊榨油,榨油機全由木頭制成,通過人力錘擊木板,擠壓花生,榨出油來。當時巖前村、南安大眉、小眉村的鄉民們要去大宇、侖蒼等地,從崎嶇的山路下來經過文洋街。有些人挑了柴火到文洋街賣,換些米和鹽回家,也有些商販把這里的山貨通過羅渡口販到泉州。

文洋街就靠小溪邊,小溪上有座橋,叫安南橋。據黃秋金介紹,早時沒這橋,渡船能到達此地,后來南洋僑胞捐資在此建安南橋,還修了一條石頭小路,叫小眉路,一米多寬,從南安小眉到文洋街到下渡(埔口),全程有五六公里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因羅內大橋修通,羅渡廢棄,歷史已翻開新的篇章。位于村尾山角落的羅內大橋,建于1992年,連接西溪南岸的308省道和南英村,橋長兩百余米,為羅內人民集資所建。

而市場經濟意識較早萌芽的羅內人,也一直秉持著敏銳的市場經濟意識,當20世紀改革開方放春風吹拂的時候,羅內人就紛紛走出家門,勇敢闖蕩商海,羅內,也因此成為安溪著名的水暖之鄉。全村轄區內就有數家水暖加工企業,現在水暖衛浴新城正在發展建設之中。

今天的羅內境內,福詔高速安溪東出口,在建的興泉高鐵安溪站,還有已建成的浦口雙安大橋……羅內成了千年安溪交通巨變的一個縮影。在歷史的變遷中,昔日的官渡、官驛和官鋪,已成為憑吊追憶的遺跡。

【責任編輯:王丹鳳】

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,包含安溪電視臺和《安溪報》新聞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安溪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安溪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安溪新聞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系的,請致電:23286000,或E-mail至:[email protected]

fifa18意甲奖杯
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指数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 重庆时时彩免费计划 北京赛车pk拾官网 广东福彩中心 福利彩七乐彩走势图 彩世界网址 亲朋棋牌大厅登录 官网 2012奥运男子足球直播 体育大乐透走势图